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三卷西緝事廠魏督主_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本分

作者:小腳兒更新時間:2017-08-26 21:01:25
  “這……這些都是真的嗎?以后我們漢人都會被剪成豬尾辮子,甚至那些弗朗機人,也會開著鐵甲船來打我們?”唐雪見一臉不可思議的說道,“我們大明不是天朝上國嗎?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什么天朝上國,從古到今,周圍的游牧民族來欺負我們的還少嗎?弱真的是天朝上國,為什么這些年連年吃敗仗,連遼東都丟了,F在更是四面烽火,這些話只是掌權者的自欺欺人,以及拿來糊弄愚民的,他們只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羸弱而已。不說弗朗機人了,就那東瀛后來入侵我們的時候,就導致我們死了幾千萬人。我們又有什么資格去小瞧這些潛在的敵人!蔽瑚梓霊n心忡忡的說道。

  今天的這些談話,對唐雪見來說,沖擊簡直太大了。

  幾千萬人,那得死多少人啊,要知道建奴滿打滿算也才幾十萬人啊……

  “你真的就這么肯定,你所看到東西?有沒有可能這些都是幻覺,而我們也不會遇見這種大的災難,如果真發生這些事情,也太可怕了!碧蒲┮娦忝季o緊蹙在一起。

  “其實無論是堪輿學或者推演學,都是根據事物的細節,去窺得真相的本質,就像老農可以通過螞蟻昆蟲等一些細節得知將要下雨,又或者根據冬日的雪量推測來年的收成。我們亦可以根據一些事情的細節,來推斷出一個帝國的興衰,大明是真的已經走到了末路了!蔽瑚梓雵@了口氣。

  唐雪見點了點頭,算是認同了魏麒麟的觀點。

  其實,不說別人,她自己也能感覺到大明此刻的狀態不太健康,可是卻主觀的不愿意相信,大明會走到末路。

  當魏麒麟將此刻的局勢點清楚以后,她才不得不認清現實。

  “麒麟,你看那邊兒的花兒美不美?”唐雪見忽然指著遠處的一朵藍色的小花說道。

  魏麒麟瞧了一眼,笑道:“雪娘你等著,我這就去采來給你!

  “我跟你一起!

  隨后兩人就極有默契的不在去提與兩人相關的事情,而是專注在兩人世界之中。

  游玩了半天后,順道捉了兩只兔子,算做他們的晚餐,這才緩緩的回到石洞。

  唐雪見也明白了身邊男人的包袱,次日天一亮,就主動要帶著他去勘探另外兩處礦藏,在關鍵的事情上,也不再使性子,使得兩人的關系,就像是打的潤滑劑一樣,格外的和諧。

  而此刻的京城,雖然依舊如往日般繁華。

  可是這繁華中卻總透露著一股難以言語的壓抑。

  上次給人這種感覺的時候,還是光明宗深陷紅丸案之時。

  雖然市井小民接觸不到這些大人物的世界,可每當到了這種時候,總是能想候鳥一樣,感覺到環境的變化。

  “唉,還是直接收攤吧,這麒麟樓里都沒什么客人,我這涼茶也別想好賣到哪里!币粋賣涼茶的老漢,嘀咕了一聲,就推著自己的小車晃晃悠悠的走開。

  沒走兩步幾名錦衣衛穿穿飛魚服的番子,騎馬飛速而過,嚇的這老漢慌忙往路邊靠了靠。

  麒麟樓總店里面,韓立看著路面飛馳而過的販子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身邊的掌柜瞧見這一幕,趕緊湊了上來問道:“韓總管何故嘆氣?可是因為最近生意冷淡我相信過去這陣子,一切都會好起來。您別擔心了!

  韓立韓胖子搖了搖頭道:“我不是擔心生意的事兒,錢總是賺不完的,早些晚些都不礙事,可是魏帥都已經出去多久了,現在還沒有一個音信兒。就京城現在這局勢,只怕要不了多久,這些人就得把火燒到我們身上了……”

  “這……”那掌柜的也不知接什么好,只好侯在韓立身邊。

  “行了,你也忙你的去吧,對了順便叫人把旁邊的麒麟貼吧關了,我們這些天還是別惹什么麻煩的好!表n立皺了皺眉頭又道。

  “可是魏帥不是說了要言論自由啊,我們要是關了,怎么跟那些學子們解釋呢?”掌柜的問道。

  韓立有些不滿的說道:“就說設施老久,這幾天整頓裝修就行。行了,你快去吧!

  “好勒,韓總管我這就去辦!

  等這掌柜的走后,韓立才嘀咕道:“楊燦走了,我這連個談心的都沒了。這日子過的……”

  錦衣衛指揮使魏良卿府中。

  魏良卿剛剛換好了官服,急急忙忙的準備出門。

  卻被他夫人魏韓式給一把拉住,問道:“你這么早急急忙忙的又要干什么,這幾天一天到晚都見不著你人,麒麟都多久沒有消息了,你怎么一點也不擔心啊!

  “還能干什么,肯定是去都指揮使司做事啊,現在的局勢你又不是不知道,人人自危,就連咱叔叔都受到了牽連,我又怎么能不小心一點呢?要是讓那些人抓到了攻訐我的毛病,到時候遭罪的可就是咱家麒麟了!蔽毫记溟L嘆道。

  “可是你都是錦衣衛的指揮使了,一點關于麒麟的消息都沒有嗎?”魏韓式又問道。

  “前兩天,吳孟明不是來說了,他去蒙古了,讓人給我們拖信,說他安全著呢,你就別操心了,麒麟也不是個孩子了,能照顧好自己的!蔽毫记溆值。

  魏韓式猶豫了一會兒,小聲道:“我不是擔心朱家……”

  “行了,不用說了,我安排人生多去盯著點,再說了這幾天吳三桂那小子帶著不少人悄悄離京了,十有八九就是找麒麟去了。這些年輕人辦事可是比我們這些老古板厲害的多,你就老老實實的在家里待著,別捅什么簍子就好了,其他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而且這個時候,魏麒麟在外面遠遠要比回來好……”魏良卿說道這里,就轉身離去。

  魏韓式也算是默認了他的說法,自己雖然擔心麒麟,可是讓他從蒙古回來,可是比在蒙古更加兇險。

  唉,這日子怎么還不如在滄州鄉下過的舒心呢。

  這時柳如是和林錦繡從屋中走了出來,一左一右的攙著魏韓式,喊了聲“娘”。

  “快到屋里去吧,別在外面站著了呢,麒麟吉人自有天相,上次海難都沒事,這次肯定不會有事的!绷皱\繡也湊近說道。

  魏韓式看了看魏麒麟這兩房小媳婦,他們又何嘗不是跟自己一樣擔心,魏麒麟在的時候,也沒讓她們過上幾天舒心日子,這人不在家了,卻只能互相干瞪眼。

  “都是娘不好,催著你們生孩子,結果催的麒麟這孩子都不敢回家了!蔽喉n式搖了搖頭。

  “娘……”林錦繡鬧了個大紅臉,抓著魏韓式有些不依。

  柳如是臉上也有些緋紅,到不好跟林錦繡在夫人跟前爭寵。

  畢竟人家是尚書之女,而自己只是罪犯之女,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就行。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淘宝快3和值走势图 2020年今晚开奖结果 最好的选股软件排行榜 韩国快乐8开奖真假 股市行情查询 大庆五二麻将 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图 福建快3开奖号码今天 股票k线图的四条线 福建省31选7选号技巧 微乐江西棋牌 南昌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