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582章 華夏的天竺(祝新春快樂。

作者:無語的命運更新時間:2020-01-25 03:35:57
  (祝新春快樂!祝你們所有人健康平安!)

  當那些利益被觸動的勛貴們在商量著如何應對那份突如其來的特許證時,作為事件中心人物的朱明忠,卻已經坐上了一架飛機。

  “原來,還是有更大的大型客機的!

  坐在這架“大鵬3”型的客機上,朱明忠忍不住感嘆道,在此之前,他坐的都是雙引式飛機,而這卻是一架四引擎的大型客機,其座位數超過百人。

  “看來,航空技術倒也沒有想象的那么落后啊!

  四引擎、百人機艙再加上氣密機艙,這架遠程客機的先進程度,甚至超出了朱明忠的想象,這倒是讓他對進軍航空制造業更是充滿了信心。

  “也許,應該研究一下噴氣式發動機!

  從中都起飛的飛機過了喜馬拉雅山,因為中途加油的關系,所以需要在天竺半島的德國國都德城降落,在經過恒河時,飛機傾下一只機翼,并降下高度,最后向德國郊外的機場逼近。

  朱明跽從靠窗戶的座位上俯視著下面的這座城市。

  這里就是印度了!

  不對,世界上已經沒有了印度,在文明遠征期間,莫臥爾王朝和波斯一樣,都在明軍的鐵靴下成為了過去,在過去的一百多年間,天竺被分封給了六十九個親王,而南洋諸夏也在這里得到面積不等的海外領地。

  現在的印度,是大明的印度,華夏的天竺!

  或許,是因為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所以朱明忠的心情顯得有激動,甚至感到緊張,他不知道這片大明治下的天竺會是什么模樣。

  會不會像吳周一樣?

  哦,吳周早在百年前在“文明遠征”后就舉國而降了,大王成了大明的順義伯。

  “旅客朋友們,因為飛機需要進行保養,所以大家有五個小時的時間在德城游覽……”

  在飛機即將降落的時候,空乘小姐溫柔的話聲在機艙里回響著。

  五個小時。

  差不多夠在這里乘車觀看市容了的。

  “老板,要是你感興趣的話,咱們可以在機場外租一輛車,去看看德城,老板,這可是座千年的老城,過去叫德里……”

  哦,這里就是德里!

  現在他們還喝恒河水嗎?

  朱明忠心想到,好奇之余便點頭說道。

  “行,咱們就去逛逛!

  在機場通道等了十幾分鐘進行護照驗證和海關檢查。在海關管理柜前,朱明忠把護照塞進平板玻璃窗下面,在等候之余,他又打量了一下周圍。

  待在分隔間中的那個人身穿軍人的制服,帽子上飾有綠色的織帶,帽檐上佩有白虎盾牌的徽記。這個人的相貌是典型的“串子”,那人看著護照上的照片,然后抬頭看著朱明忠。

  “朱……銘和?”

  他的國語很流利。

  朱明忠微笑了起來,并點著頭。

  “歡迎你來到德國!

  德國……

  好吧,天竺半島的德國!

  再一次接過護照后,朱明忠算是進入德國了。

  在機場前等待旅游專車時,朱明忠又觀察了一番他的那些旅客。其中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相貌都有混血的痕跡,很多人都感到興奮激動,他們都是好奇的旅游者,他們大都持有諸夏各國的護照——根據帝國議會制定的協定,諸夏各國國民持本國護照前往諸夏各國是不需要簽證的。

  朱明忠和南峰以及隨行李麗云、丁富并沒有乘座旅游大客,而是選擇了一輛單的專車。只等了不到十分鐘,車就過來了。

  是一輛三排的旅行車在汽車上,他們遇到了旅行社負責安排他們旅游活動的導游盧麗。她是個混血兒,她和司機說話時用的是國語;司機盡管是土人,也用國語作答。當汽車離開機場時,她笑容可掬,開始用非常流利的國語敘述正等待著他們的游覽活動。

  “現在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德城老城,也就是所謂的“舊德里”,街道狹窄,二三層高的殘舊建筑、牛車、單車、電車充斥在橫街窄巷里……”

  在導游介紹著舊城的景點時,朱明忠對他的旅行計劃掃了一眼,對于在舊城的一些景點逛逛,他并沒有有什么興趣,畢竟,相比于這些,他更關心的是諸夏在這里的統治。

  “作為古印度歷代首都和自北印度到恒河平原古老貿易路線的主要城市,德里在歷史的長河中留下了眾多的古跡、遺跡和遺址。舊城區曾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為莫臥兒帝國的首都,盡管文明遠征期間許多建筑被摧毀了,但是仍然有一些建筑,被作為歷史保存了下來,我們……”

  盧麗用流利的國語介紹著這座城市。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她不會提到,當年文明遠征的時候,諸夏聯軍曾經把這座城市大半的地方夷為平地,也不會提到,現在遺留下的建筑,并不作為歷史的遺跡,而是為了炫耀諸夏的軍功,就像在這座城市中隨處可見的諸夏軍人紀念碑一樣,都是為了彰顯軍功。毫無疑問的是,現在的這里是諸夏的。

  在參觀著德城破舊的老城時,朱明忠發現這里大多數建筑都是明式,于是他便問道。

  “怎么這些建筑都是明式的?”

  “這里是諸夏!

  盧麗有些驕傲的說道。

  “諸夏也是華夏的一員,自然不能用蠻夷的建筑!

  這樣的回答,聽起來確實無懈可擊,不過倒也讓參觀變得有些乏味,于是朱明忠想了一下又問道。

  “我聽說這里過去有種姓制度,現在這里還有嗎?”

  突然的問題,讓盧麗盯著朱明忠看了好一會,她那雙漂亮的眼睛里閃動著有些異樣的神采。

  “很少有人會提到這個問題,現在有倒是還有,但是并不像過去那樣涇渭分明,當年諸夏聯軍解放天竺后,就用現代的政治體制來管理這里,從行政、立法、司法等各個方面對這里進行改造,比通過的競爭考慮擇優任用文官的原則,打破了婆羅門和剎帝利等上等種姓壟斷政府職位的傳統,給予了所有種姓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那怕從比例上來說,低種姓和賤民所戰的比例開始很少,但卻打破了過去的僵局……”

  在講述著這一切的時候,盧麗顯得有些激動。

  “而且,聯軍還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帶到天竺,采用立法的手段推行社會改革,既改革印度傳統社會陋習,并對印度教中歧視賤民的習俗進行干預,比如改變信仰失去繼承權等問題……”

  “盧小姐,你忘了最重要的一點,王廷每年可都會撥幾百萬的巨款推行教育,建立了很多學校,那些學校都是免費的,現在很多人正是因為王廷的教育,才考上了文官……”

  駕使著汽車的皮膚黝黑的司機說道。

  “而且我還改了姓了,現在我姓張,天下第一大姓,這樣再過幾年,就沒有人會記得我是低種姓的人……”

  “等到了那個時候,就沒有人還記得種姓制度!

  盧麗扭頭看著身后這個帥氣的天朝青年,說道。

  “我是佛教徒!

  “我也是,很多人在改姓之后,都會改信佛教或者道教!

  聽到他們這么說,朱明忠也就放心了,盡管這些手段聽起來都很普通,但是作為皇帝時,他曾特意研究過吳周是怎么“教夷歸夏”的,大抵上也都是這些手段,這些手段都是非常成功的,至少在短短幾十年里,吳周大半的人都會說國語,差不多有一半的人都改了漢姓。當然,他們推行的那一切,都是為了維持統治,推行教育的目的是希望通過灌輸華夏思想和文化,在當地培養一個中間階層幫助他們實施統治,而諸夏在各地推行的政策也都是大同小異,差不多都是這樣的模式。

  參觀德城之后,將汽車返回機場作為時四個小時的旅行的終點,通過這樣的參觀。正如朱明忠所期待的那樣,他在德城這樣高度華夏化的城市的大街上聽到的只有官話,聽到國語。只有一些老人,偶爾的會說上幾句土語。

  當看到官話成為這里的國語時,當看到路邊的店面門牌上寫著的都是漢語時,朱明忠便感到內心有些激動,畢竟,所有的一切都表明,這里的“歸夏”進程是順利的。

  當然,并不是說沒有什么遺憾,比如他惟一的遺憾是——相比于土人,國人的的數量還是太少,即便是德城,這樣的大城市中,國人的數量也不過只占到城市40%的人口。

  “人口才是最關鍵的!你們應該盡量與土人通婚才對啊,多娶些小妾啊!

  或許,正因為如此,朱明忠才會在見到一些國人的時候,偶爾會到他們是不是娶小妾,在得知他們沒有娶的時候,朱明忠不禁倍覺可惜。

  “他們根本就是在浪費法律給予他們的特權!

  可不就是在浪費嘛,娶妻納妾,這樣的權力他們以來還能再維持多少年。

  “哎,等到將來廢除的時候,你們肯定后悔都來不及!

  心里如此自言自語著的時候,飛機再一次轟鳴著在跑道上滑行,然后一躍而起……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淘宝快3和值走势图 甘肃快三走势图一定牛预测 重置股票期权 天津时时彩官网开奖查询 贵州11选5漏选情况 广西十一选五中奖 江苏11选5推荐5号码 牛壹佰配资 上海时时乐遗漏数据 贵州快3走势图爱彩乐 秒速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