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號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得罪了

作者:隱竹更新時間:2020-01-25 03:54:52
  這個叫芷兮的女子開口道:“王妃娘娘,我并非是要做海族之主,只是他們畢竟是我海族的子民。要讓我眼睜睜看著他們去死,我實在是心有不忍。所以,就請王妃娘娘網

  開一面!

  赫云舒看了她一眼,冷聲道:“那么,我大渝的百姓,就該枉死嗎?”“王妃娘娘,恕我直言,下令屠城的人是海天鷹,你若是真的想算這筆賬,理應找海天鷹。昔日,那些被屠殺的大渝子民是無辜的,那么,現在的海族百姓也不該被殺死啊

  !薄澳氵@話說得輕巧。本王妃若是命人攻打海族,不過是數日的事情?扇羰侨缒闼f的這般,只拿下海天鷹和他的爪牙,斬草不除根,必然后患無窮。這么復雜的事情,本

  王妃不愛做!

  這話,表明了赫云舒的立場。

  芷兮咬了咬嘴唇,道:“王妃娘娘,您如此做,是不顧令侄的生死了嗎?”

  赫云舒眉眼微轉,道:“不錯,還知道威脅人。果然,會咬人的狗不叫。那一晚,躲在門后偷聽我與風離談話的,就是你吧!

  “沒錯,就是我。只不過,當時我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并不知道自己出身于皇族!焙赵剖胬湫σ宦,道:“我這一生,只有我威脅別人,沒有別人威脅我的時候。我在風離身邊,派了不少人,你若是敢動他一下汗毛,這海底的數萬生靈,都在等著你作為

  食物去投喂它們!

  瞬間,氣氛劍拔弩張。

  百里姝不禁看了芷兮一眼,她不得不承認,這個女子有幾分膽識,也有些智謀,只不過,這些微的膽識和智謀與赫云舒比起來,那可就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這時候,芷兮的臉色也蒼白了幾分。

  她也是沒有料到,赫云舒不僅有勇有謀,在言語上,也是毫不遜色。而且,赫云舒思路清晰,她半分好處都討不到。

  如此說來,倒是她低估了。

  芷兮很知進退,她當即躬身施禮,道:“王妃娘娘,剛才是芷兮一時失言。我向您承諾,若您答應了我的請求,我必定竭盡全力,治好王爺的催眠癥!闭f完,她覺得自己這話不是很有說服力,便補充道:“王妃娘娘,實不相瞞,我雖然流落在外,但是我那位母妃還是派了一位嬤嬤在我身邊,教我催眠術。想必您也知道,

  海族皇族天生就有修習催眠術的天賦,再輔以技巧的練習,催眠術也就運用得更加純熟!

  赫云舒看了芷兮一眼,不得不說,這個姑娘有幾分腦子。

  這腦子若是不用來對付她,倒也十分好。

  于是,赫云舒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就讓本王妃見識一下你的本事!

  之后,芷兮看向了百里星宇,道:“百里少爺,得罪了!

  百里星宇一愣,繼而意識到芷兮是想催眠他。

  可他,也并非愚鈍之人。

  在一旁圍觀的百里姝不禁冷笑了一聲,她這弟弟,不僅醫毒雙修,就連催眠術也是出神入化。

  那身催眠術,即便是父親也感嘆后生可畏。

  所以,對于芷兮的妄言,百里姝是不屑的。

  然而,不過是半刻鐘的時間,百里星宇的眼神就慢慢變得渙散,之后又恢復正常。但是,也只是眼神恢復正常而已,百里星宇的動作開始變得不正常起來,先是翹起了蘭花指,爾后那手指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臉頰,頗像是一位對鏡梳妝,顧影自憐的少

  女。

  看到如此違和的場景,百里姝忍不住笑了。

  自己弟弟這個萬年大直男,能做出這么娘們兒唧唧的動作,也是不容易。

  不過,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她心道,這可是我親弟弟,我有什么好笑的?

  唉,她這傻弟弟,怎么就中招了呢?

  難不成是美色當前,亂了他的眼,繼而亂了他的心,才讓芷兮趁機而入的嗎?

  這下,所有人都見識到了芷兮的催眠術,不知不覺,卻又讓人無法忽視。

  片刻后,她手指微動,極快地點了百里星宇身上的幾處穴位,很快,百里星宇就恢復了正常。

  見眾人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百里星宇不禁揉了揉眼睛,問道:“發生什么事了?”

  原來,剛才的種種,他全不記得了。

  自然,沒人愿意告訴他,剛才的他有多么柔媚動人。這時候,芷兮看向了赫云舒,道:“王妃娘娘,用碧根草促成的催眠術,只有幽冥草可以解。但是這具體的解法,就算是百里世家,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所以,這世

  間,能夠挽救王爺的人,只有我!

  赫云舒生平不喜歡威脅,今日也不例外。

  雖然對方以燕凌寒作為要挾,但是,她也不會輕易妥協。

  想讓她被人牽著鼻子走,別說門兒了,窗戶都沒有!

  于是,赫云舒冷聲道:“既然你的催眠術也是別人教的,我何不抓了教你催眠術的人?”

  “王妃娘娘別忘了,修習催眠術是需要天賦的。沒有海族皇族天生修習催眠術的天賦,旁的人就算是努力一輩子也是枉然!

  “哦,這樣啊。芷兮姑娘,你千萬別忘了,那個海天月,還在我的手上。海天鷹是冒牌貨,我可不是。我抓了教你的人,再讓她來教海天月,不是什么難事兒!

  赫云舒言之鑿鑿,神色輕松。

  芷兮緩緩道:“王妃娘娘,就算是您抓了人,只怕她也不會乖乖就范!薄笆敲?想必芷兮姑娘是沒聽說過我們銘王府的本事。我們銘王府的人,天生就擅長審問別人,至于審問的手法,也是層出不窮,有的是折磨人的法子。本王妃姑且算了算

  ,這么些年來,但凡是我想撬開的嘴,沒有一個能逃得過的。世間千萬種刑罰,本王妃倒是不介意都試一遍!

  話說到這里,芷兮終于明白,自己毫無勝算。

  她以為自己足夠聰慧,但是,終不及眼前這位銘王妃。

  這位銘王妃滴水不漏,當真是個人物。芷兮認真想了想,然后做出了決定。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內容報錯 下一章
淘宝快3和值走势图